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

52.掰开逼H(1 / 2)

这里的空间很大,是不是老板设计的时候也知道这种地方会发生一些别的事。

林满满穿的长筒高跟靴,细高的鞋跟落地,与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但她脚步凌乱,高跟鞋声音显得急促。

何谨谦将她推到墙壁上,唇重重地碾压,像是久旱逢甘霖,所到之处只知索取,这个吻如至烈的暴雨狂风,拼命掠夺她的呼吸。

林满满的后颈被何谨谦压制住,退无可退,她呼吸不畅,脖子都僵硬了。

唇瓣被他啮咬,微微的痛感袭来,舌尖也被他卷走,林满满双手抵在他胸膛,她被他困在小小的方寸之地,动弹不得。

呼吸缠绵之间她闻到了浓重的酒香,不是烈酒,而是芬芳中带有温和,像是玫瑰的微醺。

“唔。”林满满的五官都皱了起来。

何谨谦终于放开了他,她的脸颊充血,唇部娇艳欲滴,眼眸潋滟如水,她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

她捂住嘴巴,声音闷闷的:“你干嘛亲的这么用力啊?”

他用手碰了碰嘴角,随即又上前,将林满满的手扣在墙上,她以为何谨谦又要像刚刚那样吻下来,连忙闭上眼。

他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接着来到她的眉间,鼻梁,还有脸颊,吻得凌乱着急,但让她的心怦怦跳。

他的手从衣领伸进去,捏住两团硕乳,软绵绵的触感让他下体勃起,他越发用力掐住胸乳,上衣被滑落至腰间。

“解开皮带。”

林满满顺从他的话,两手来到他腰间,金属扣响动了几下,皮带应声而落,她就再也没动作了。

何谨谦贴着她的唇,似笑非笑:“怎么,现在倒不知道下一步该干嘛了?”

听他调戏的口吻,林满满霎时脸就“蹭”的一下全红了。

她慢慢拉低他的内裤,将硕大的东西拉弹出来,紫红肉棒在她手心抖擞,热气腾腾的,经络从粗壮的肉棒根部延伸至马眼,充满雄性荷尔蒙。

何谨谦将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她的脖子上,“继续,你知道要怎么做。”

林满满握住这根肉棒,上下撸动,再来到马眼处,指甲刮了一下,伞状龟头便抖动着,温度灼热,像是暖宝宝一样。

她踮起脚尖,靠近何谨谦,用肉棒蹭了蹭小穴,沾上了淫水,就进入了一个头。

何谨谦突然将她抱起来,肉棒很自然就整根入了进去,穴肉一如既往地柔软。

“嗯……”距离上一次做爱,好像已经过了很久,如今他再次破门而入,被填满的感觉久违,她情不自禁地闷哼着。

胸乳弹跳着,何谨谦将它们嘬入口中,乳头被他咬得肿大。

小穴和肉棒之间的拍打混合着水声,林满满抱着他的脑袋。

“唔哼……啊!”

他突然一个猛撞,惹得她的叫声也拉高了一个度。

何谨谦将她放下来,林满满的脸贴着门板,腰背下弯,臀部形成一个浑圆的弧度。

“屁股翘起来。”

她再度塌陷,肉棒又迅速地插入,这次撞击她的速度快多了,林满满的脸时不时顶着冰凉的门板,指甲刮出刺耳的声音。

“啊嗯…嗯哈…慢…慢点……”

门板被撞得啪啪响,肉棒在她小穴搅弄,水声肆意。

忽然有人进来,林满满的腿都站不稳了。

她很努力让自己不发出声音,逼得眼泪都飙出来了,但这个洗手间实在是太安静了,性器交合的声音不小,何谨谦并没有因为有人进来而放慢自己的速度。

林满满咬着自己的手背,津液从嘴角流出,她下面汁水丰沛,何谨谦越插越猛,肏得她两张嘴都止不住的流水。

任谁进来都知道有人在操逼。

那女人只是惊讶了一秒,然后熟视无睹地上了厕所,还在流理台补起了妆,她妆容精致,衣装妖娆,是常年出入风尘的打扮。

女人接起了一个电话,她跟电话那头的人调起了情。

此时林满满被他换了个动作,她跪在马桶盖上,这里的洗手间还放了香薰,就在上面的置物架角落,香气袭来,林满满忍不住叫了一声。

肉棒抽插的速度实在太快了,磨得小穴发麻,她刚刚被操得高潮了一次,全身颤抖。

何谨谦觉得她的忍耐力不错,高潮了也仍然不出声,于是一手揉着她的乳,一手捏着她的臀,凶猛暴戾地撞击她。

“呜呜…太重了……啊!”

何谨谦在她耳边轻声道:“叫出来,老公喜欢听。”

林满满的眼泪立刻又被操出来了,她知道这是他给她求饶的机会,外面的人还没走,刺激感席卷了她的大脑。

“求求老公…轻点……啊哈…老公的肉棒好大…不要…啊……”

林满满的发丝在空中飘扬,奶子荡着,与操逼声相辅相成,何谨谦将她的身子操得起起落落,奶子好像被空气扇了一巴掌似的,发出激荡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