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

第120章:对阿狗生出不舍(1 / 2)

淫僧 何佳渺 2222 字 6天前

昏暗灶房内,细雪从破碎的房顶角落飘进,寒风灌满整间灶房,吹的圆舒往脖子上圈了一条帕子止冷,仍是被冻到鼻头发红。

圆舒冻红肿的手指放在菜板上,切下了一片土豆,门外忽而响起方德的一声咳嗽,一个没留神,刀锋就划在圆舒的手指,划拉出一个口子,溢出了血。

方德一走进,坐在灶前烧火的圆央喊了声师父。

“师父。”圆舒捏着流血的手指,跟着喊了声师父,就要把流血的手指伸进嘴里,用唾沫止住伤口。

方德制止道:“切勿放进嘴里,你是出家人,食了这血腥,就是破戒了。”

食自己的血,也算是破戒?圆舒不懂:“师父,那我该如何处理这伤口?”

“简单。”方德背手走到灶台前,伸出一只手,用手指夹起盘内一片豆干,放进嘴里,品尝起来,“撒泡尿,用尿去浇那伤口。”

知道方德时常是不正经的,圆舒不想用自己的尿,去淋自己的手,要是遭公主知道了,定会嫌弃自己。

他想把手指上的血拭在僧袍上,又想到现在冬日,弄脏了僧袍,还要在冰至骨子里的水中浆洗,便回过身,抓了把稻草灰抹在伤口上。

“这豆干,还得再用柏树枝丫熏一熏,不够香。”方德瞥了眼没有按照自己话照做的圆舒,背手踱步走了出去。

圆舒挥了下手,说道:“圆央,换个位置,你去切菜炒菜,我来烧火。”

“二师兄,我不会切菜炒菜。”

“那没办法,我现在手伤着了,只能你上了。”

索性圆舒连烧火都不做了,拿过烧火棍,弯腰从灶台内扒出三个已经烤熟的红薯。

红薯滚烫,圆舒颠手拍掉了红薯上的灰后,将烤红薯揣进胸前,走出门外,走进了白茫茫的天地间,留圆央一个人捡起烧柴棍,拱着火说道:“二师兄是越加的懒了,脾气也越来越急,不知道是向谁学的?”

菜不切了,火不烧了,圆舒揣着三个烤红薯,去找薛品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