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

第51章 失散两月,和漂亮爸爸见面(1 / 2)

艾菲尔之战第60天。

也就是最后一天。

云千树为队伍中无可撼动的庞然大物, 没有任何人敢在有他的情况下挑衅。

队伍人数浩浩荡荡,其中绝大多数都是花织织救下的瀚宇战宠学院的人,少部分是其他请求抱大腿的人。

在意识到今天将是他们停留在宝娜咖岛的最后一天, 花织织要求, 大家一起举办一场小型宴会。

过去的剑拔弩张不再,杀戮争斗消失, 大家疲惫的面容上有着释然的笑容。

他们将要离开了。

等离开宝娜咖岛后, 大家会散开, 在此之前,大家要进行一场最终离别。

小型派对虽说是花织织提议的,不过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不想跟在云千树身旁训练,他现在就只想着玩。

花织织带头, 带着团队中的战宠们一起玩耍。

队伍中拥有异能的人为了让这群小家伙们玩得更为开心, 建立出各式各样的游乐设备, 冰又或者土凝聚而成的摇摇马、滑梯、水面船只等等……

小家伙们一个接一个,排队玩各式各样用异能临时搭建的娱乐设施。

卡卡芦植十二根多肉叶片全部舒展开来, 有三米长就这么一个大家伙, 也跟在小东西们身后哒哒哒,强行从滑梯上滑下去, 之后又在花织织、花胖胖的要求下, 玩高危游戏。

高空抛物。

一旦摔下,就有可能不死也重伤那种。

诺厄看到小幼崽们惊险刺激的玩法, 双瞳眯起,直接将两个熊崽崽提溜起来, 将他们狠狠教训了一顿。

花织织、花胖胖认怂一流, 耷拉着小脑袋, 可怜兮兮和诺厄认错。

其它战宠们见到两个带头的被骂了,抖了抖,悄咪咪试图将自己的身躯藏到卡卡芦植后面。

下一刻,它们就见到卡卡芦植也被诺厄训斥了。

被语言教育了的小东西们看起来蔫头耷脑。

队伍中对这些小家伙们满满都是突破天际滤镜眼的监护人们见状只觉得心疼,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这群小东西们皮实得狠,单纯言语教训效果不太大,就蔫了一两分钟,之后又开始玩起来了。

玩耍崽,玩耍魂,玩耍才是人上人。

小幼崽们玩的时候也不会忘记吃。

例如玩了一会儿摇摇马,在被别的小动物从摇摇马上推下来后,或许就会找自己的主人,张开嘴,求投喂,吃一口就走,继续玩。

花织织哒哒哒,热情地朝诺厄飞扑过去,嗷呜一口将吹凉了的烤肉吃进嘴里,又跑去玩去了。

云千树背靠在树上坐下,他人虽在这里,然而他却完全没有融入进来的想法。

即便有人试图和他说话,也在他冰冷的气场下识趣离开。

云千树不喜欢花织织。

理论上是不喜欢的,然而,可能因为这个孩子是花景舒孩子的关系,他的目光总是忍不住朝着这个小娇气包看过去。

区区一点点的训练就会哭,玩起来就不知道累的小东西。

还特别能吃。

又找诺厄张开嘴了,一口又一口,真是一个小胖子。

好像,有一点可爱。

小东西们玩着玩着,一堆战宠将小胖崽淹没了。

云千树双瞳眯了眯,收回目光,心想,小胖崽还需要继续训练。

太弱了。

-

艾菲尔之战第61天。

早上八点。

四面八方响起广播提示音。

——恭喜各位参赛者,成功完成艾菲尔之战试炼。

——现开始进行统计,每一位参赛者可根据获取功勋值来宝娜咖岛的赛方总址兑换相对应奖励。

——宝娜咖岛开放,现所有参赛者可以有序离开战场。

广播提示音响起时,花织织还在睡觉。

他睁开眼睛,一双大眼睛茫然。

诺厄顺手给小幼崽换掉尿不湿,动作非常熟练。

广播声又一次响起,队伍中许多人压低声音交流,要用功勋值兑换什么。

还有人说道:“网络恢复了,我先联系一下家人。”

“对,我要和家人报平安。”

诺厄眼皮跳了跳。

花织织目光看向自己的手腕。 原本他有一个儿童手表,不过为了避免被追踪,中途给藏起来了,现在他想要联系爸爸就完全联系不上了,他好想爸爸。

诺厄皱眉,他有预感,他的家人会在第一时间联系他,等电话接通,就会是一通责备。

而这时,唐玖久已经和家人联系上了。

唐玖久:“嗯嗯,爸爸妈妈,我很好,真的,我没有骗你们,从进入艾菲尔战场开始,我就……”

花织织目光看向唐玖久,一双大眼睛满满都是期待,他想让唐玖久帮他联系爸爸。

唐玖久说道:“什么?”他的声音有些大。

诺厄以及一些人目光看向唐玖久。

唐玖久说道:“……也就是说,从我们进入宝娜咖岛那一刻开始,就处于直播状态吗?意思是,全程直播?”

诺厄愣了下,眉心重重一跳,目光下意识看向自己手上一大坨花织织小宝贝穿了一个夜晚的尿不湿。

还在躺着的花织织对诺厄伸手。

下意识,诺厄将尿不湿丢掉,将小幼崽拉起来。

小幼崽顺势坐在诺厄怀里,目光亮晶晶地看着唐玖久,完全不清楚直播代表着什么,一双大眼睛都是即将和心爱的爸爸联系上的喜悦。

想了想,花织织坐起身,哒哒哒,沾在唐玖久身上。

唐玖久顺手将花织织抱起来。

花织织听力好,听到电话另一端的人说道:“哎呀,真是的,玖久啊,虽说现在天热,但你们也不能天天只让花花崽就穿着一个尿不湿和一双小鞋裸·奔啊,全程直播,这历史要多黑呀?”

花织织:“……啊?”他一脸天真的眨巴眨巴大眼睛。

诺厄嘴角抽了抽,看向唐玖久,说道:“……全程直播?”

花织织懵懂询问:“直播肿么鸟?”

诺厄、唐玖久目光齐刷刷看向年龄太小,还没有什么羞耻心的花织织。

诺厄眼皮一阵狂跳,脑海中回忆最近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他给小幼崽当奶爸,当替身爸爸、替身妈妈,还,还有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诺厄整个小朋友都不好了,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要承受不住这巨大的打击倒下去了。

好在他支撑住了。

深吸一口气,诺厄试图给自己压压惊。

感觉到此时诺厄的状态非常不对,花织织一把抱住诺厄的大腿,向上爬。

明明处于恍恍惚惚茫茫然然的状态,诺厄还是习惯性将小幼崽给抱了起来。

花织织用一只小胖手捏住诺厄的下巴,吧唧吧唧,在他脸颊上啵啵好几下,说道:“哎呀,不就是直播嘛?直播肿么鸟?不怕!不怕!”他说着,骄傲地抬起了自己的下巴。

也不知道小东西是在骄傲什么。

诺厄顿了下,声音无比干涩,“花花,直播的意思是,最近这一段时间,你做的任何事情,都会被别人全程看在眼中。”

相对比自己,诺厄感觉花织织的黑历史绝对更多。

例如,一开始进入宝娜咖岛时,花织织穿着的一身粉粉嫩嫩公主裙,以及直到现在为止经常只穿着一个纸尿裤狂奔的一切……

可真丢人。

花织织眨巴眨巴大眼睛,想了想,声音稚嫩:“花花美腻!花花柔弱!花花可爱!花花是宝贝!”他超骄傲,一点都不介意让更多人看到各方面都完美的自己。

诺厄脸皮抽动了一下,希望这个孩子能够永远这么认为。

诺厄揪住不安分的小东西,强行给他穿上了衣服。

花织织从诺厄怀里爬下来,眼巴巴看着唐玖久,想联系爸爸。

不过,比唐玖久快的是云千树。

云千树看向花织织,说道:“花织织,过来,景舒叫你。”

花织织双瞳一亮,瞬间放下了对云千树的仇恨,就像是欢快的小蝴蝶,扑闪扑闪朝着云千树而去,两只手抱住他的腿向上爬,从他的手中拿过手机。

云千树眉头不易察觉皱了皱,抱稳小幼崽。

小幼崽紧张,对着电话就一阵啵啵啵啵,嫩声喊:“叭叭啊!叭叭啊!叭叭啊!”一连叫了三次,他的声音满满都是哭腔。

另一端,传来花景舒的声音:“花织织。”

花景舒连名带姓叫小幼崽的名字,花织织抖了抖,眼泪开始啪嗒啪嗒向下掉了,“QAQ呜呜呜叭叭啊!叭叭啊!”

花景舒:“花织织,爸爸是不是很久没有打过你了,你都敢从爸爸的眼皮子底下跑了?”

花织织“哇”地一声嚎啕大哭,抽抽搭搭说道:“叭叭啊,花花想叭叭,花花好想叭叭,花花心里都是叭叭,花花爱你啊!”

小崽崽的声音声嘶力竭,以最大的声音说出对爸爸的甜言蜜语。

云千树:“……”

周围众人目光齐刷刷朝着一片真心的小幼崽看过去。

花织织:“QAQ叭叭是花花的爱,叭叭是花花哒小公主,QAQ花花想死叭叭鸟呜呜呜……”

在场众人:“……”艹,这个熊崽崽好他妈会。

人群中有人感叹:“全都是套路。”

一部分人目光不解地看过去。

那人继续说道:“花花崽是隐瞒漂亮爸爸,通过胖胖鹅的异能偷偷摸摸潜入宝娜咖岛的,这真的很危险,但是如果你们的孩子以这种黏黏糊糊的方式和你们告白,你们还舍得骂小崽崽吗?

花胖胖听到花景舒的声音,一歪一歪地围着云千树转圈圈,时不时蹦跶两下,对花织织“嘎嘎嘎”直叫。

可能是听到了花胖胖的声音,花景舒说道:“花花,让胖胖听电话。”

花织织噘嘴,从云千树身上爬下来,将电话放到花胖胖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