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

第16章 16+17(1 / 2)

试婚男女 墨书白 14579 字 6天前

这话把秦修然搞懵了:“我死了?”

“快看我发你的微信。”

沈斐挂了电话,秦修然打开手机,就看见沈斐发的一个自媒体的文章,标题就是《震惊!秦氏集团接班人为爱坠楼?!》

秦修然茫然看着这个标题,点开之后,首先是一张是他上一家财经杂志拍摄的人物照。

往下滑,就看见一张他站在顾岚家空调主机外面的照片。

这个角度明显是不远处的邻居拍摄,月光正好,可以清晰看见他的五官面容。

再之后,就是一张打了马赛克的坠楼照片。

就这三张照片,给了作者充分的发挥空间,洋洋洒洒数千字,仿佛是在他家床底安了监控,详细描述了他是怎么“疑似”与人妻子偷情,随后丈夫回来,他被逼站到空调主机外置平台,最后不慎坠楼的经过。

故事之荒诞,情节之离奇,简直令人觉得匪夷所思。

秦修然懵了片刻,随后赶紧站起来,推开房门把顾岚叫醒:“顾岚,醒醒!”

“哎呀你好烦啊。”

顾岚从被子里探出头来:“要吃方便面自己煮!”

“你知道这张照片是什么情况吗?”

秦修然举着他站在空调主机外面的照片,盯着顾岚:“这是你们小区的人传出去的。”

顾岚一愣,随后赶紧翻爬起来,打开业主群,就看见上千条信息。

从昨晚开始,秦修然照片就传进了群里,从一开始询问:“这是什么情况?”

有人玩笑说:“是不是偷情被抓了?”

发展到后面开始有人胡乱猜测。

等到凌晨时,群里又有人转发了一张坠楼后的图片,还带着惊恐的表情:“外面有人说他坠楼了,真的吗?!为什么我没听到警车?”

爱上老牛:“不对,晚上警车来过的!”

青青河边草:“我也听到警车鸣笛的声音了!”

小白白:“别胡说了,我去看过现场,没血迹。”

爱上老牛:“说不定处理了呢?”

小白白:“怎么可能处理这么快?”

青青河边草:“那这张图片怎么解释?”

小白白:“你们夫妻档别这么欺负人啊。”

牛夫人:“@小白白,你搞清楚谁和谁是夫妻再说话好吧?”

小白白:“???我上次明明看见他们两个人手拉手走一起啊。@爱上老牛@青青河边草”

牛夫人:“???”

一个不羁的男人:“老牛爱嫩草”

牛夫人:“艹!!”

群里瞬间对骂起来,又是上百条。

但看到这里,顾岚差不多清楚谣言大概是怎么产生的了。

她咽了咽口水,心里发虚,她都不知道,自己邻居对秦修然进行构陷,这种问题,她该负责吗?

看着她面色不善,似乎是有了头绪,秦修然一把把她拖起来:“赶紧帮我搜索信息,搞清楚到底有多少谣言,传播情况如何。”

“哦,”顾岚赶紧爬起来,“我这就搞清楚。”

作为一名电商主播,对互联网的熟悉程度可以说是极高,常年冲浪在吃瓜第一线,顾岚迅速从各路本地自媒体、短视频、朋友圈、甚至美食APP上,把所有相关信息搜索起来。

她奋斗时,秦修然直接把手机开成了飞行模式,借了顾岚的游戏手机,开始搜索自己的名字。

这个谣言对他很不利,也很不吉利。

他不会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贸然去应对这一场公关战。

两人在努力摸索谣言的由来时,顾岚楼下,一群保镖已经把顾岚的老式民居围得严严实实。

保镖中间是一位穿着旗袍坐着轮椅的贵妇,她面无表情看着面前绿铁门,冷声道:“还没联系上少爷吗?”

“少爷还没有接电话。”

王刚沉声,夏怡眉头一皱,王刚赶忙道:“不过根据流传出来的照片,少爷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这里。要是夫人允许,我们可以爬上去。”

“还嫌不够丢人吗?”

夏怡扭过头,看向王刚:“给我继续打电话,再找一个住在这个楼里的居民,把门打开。”

话刚说完,夏怡身后就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惊呼:“你们这是做什么啊?”

听到声音,所有人回头看去,就见一个短袖花衫中年女人站在不远处,左手提着一堆菜,右手抓着一只鸡,正震惊看着他们。

她看上去五十多岁,相比保养得当的夏怡,脸上带了皱纹,明显历尽沧桑。

她个头挺高,看上去很是丰满,圆润的腰臀上挂着一个挎包,手里的公鸡正在“咯咯咯”奋力扑腾,与这里完全吻合,应该就是这里的居民。

看见所有人看过去,女人退了一步,有些紧张:“那个,我就是路过,你们要寻仇我绝对不报警。”

“你是住这里的?”

王刚立刻敏锐出声,女人咽了咽口水:“我可以不住。”

那就是住这里了。

王刚看了夏怡对视一眼,夏怡轻咳了一声,温和道:“这位女士,你不用担心,我是来这里找我儿子的。”

“你儿子……”女人不太相信看了一眼破破烂烂的居民楼,“住这里?”

“他不住这里,”夏怡保持微笑,“但他女朋友可能住这里。”

“你是来劝阻年轻人不要在一起的?”

女人皱起眉头,似乎是看到了阶级敌人,夏怡赶忙解释:“哦不,不会,我支持我孩子谈恋爱。”

说着,夏怡叹了口气:“他都三十岁了,要是再不谈恋爱,我怕他这辈子都结不了婚。”

“这心情我懂,”女人点点头,似乎是从夏怡身上找到了共鸣,“我女儿也是,快三十了,还不结婚,我都担心她这辈子嫁不出去了。”

“那可不吗?年轻都找不到,以后怎么好找?我那个儿子,脾气不好,条件也不行,怎么好找对象呢?”

“你也别想太多,”女人叹了口气,“你们家好歹有钱,总能找到的,我家那个,真的是一言难尽。”

说着,女人似乎是想起什么:“哦,你是不是要上去?”

“是的。”

夏怡听到这话,知道机会来了,她赶紧道:“您也上去?”

“是啊,我最近和我女儿闹矛盾,今天不周末吗,给她来炖只鸡。”

说着,女人招呼着夏怡:“来,我带你上去吧。”

“谢谢。”

夏怡礼貌道谢,在王刚搀扶下优雅起身,走到女人身边:“劳您带路。”

女人愣愣看着她,片刻后,她皱起眉头:“你好好的为啥要坐轮椅呢?”

夏怡一愣,片刻后,她反应过来,如实回答:“因为我不爱走路。”

听到这个答案,女人眼中叹了口气,眼神中带了几分酸。

她抓着鸡往上一提,在鸡愤怒的鸣叫声中,一把推开门,叹息着道:“一看就知道你是没吃过什么苦的富太太,真让人嫉妒。”

“是我腿脚不太好,”夏怡听着这话,不由得有了几分情绪,但看在她给她开了门的份上,她还是礼貌交谈,“您贵姓?”

“哦,我叫杨蓉。”

女人答着,又忍不住笑起来:“你家肯定挺有文化的,问人家叫什么都问得文绉绉的。你叫什么呀?”

“夏怡。”夏怡礼貌回答着,跟在杨蓉后面。

老式步梯楼的楼梯狭窄,两人根本错不开位置,只能一前一后往上爬。

杨蓉的鸡扑腾得羽毛漫天飞舞,夏怡忍不住往后退了一些。

杨蓉见到这个动作,忍不住撇了撇嘴,又好奇询问:“你儿子怎么会交上住在这儿的女朋友啊?看上去你家挺有钱啊?”

“我也不知道,”夏怡看了一眼王刚递过来的门牌号,漫不经心回应着,“其实我都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就听说昨晚我儿子好像去翻了人家窗户。”

说着,夏怡皱起眉头,忍不住训斥了一句:“不像话。”

“那这个行为的确很变态啊,”杨蓉一听,立刻紧张起来,“要有人男人这么翻我女儿窗户,我肯定不会放过他的!他必须娶了她。”

“你说得是,”夏怡点点头,在这点上和杨蓉达成一致,“他是得给人家姑娘负责。”

“还好你儿子翻的不是我女儿窗户,”杨蓉感慨着,“你们有钱人家媳妇儿不好当的。”

“还好。”夏怡微笑着,“他翻的不是你女儿的窗户。”

两个人各自庆幸,一个回合下来,都暗暗翻了个白眼。

好不容易爬到五楼,杨蓉朝夏怡摆手:“我先去找我女儿了哈,您忙。”

“慢走。”

夏怡跟着杨蓉挥手。

杨蓉扭头走了几步,随即就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她敏锐回头,就看夏怡跟在她身后。

两人沉默片刻,有些尴尬,杨蓉率先发挥社交能力,摆了摆手:“走了哈。”

“嗯嗯,”夏怡笑着,“您慢走。”

杨蓉往前,又走了几步,听着身后还是如影随形的脚步声,她不由得浮现了几分不妙。

她小跑往前几步,猛地停在顾岚房间门口,扭头看向夏怡,瞪大了眼睛:“站住!”

夏怡带着王刚一群人站定在原地,看了看杨蓉,又看了看门牌号,再看了看手里的地址,面上有些震惊。

杨蓉提起鸡指向夏怡,颇有气势:“你去哪儿?”

夏怡看着杨蓉,沉默了许久后,挤出一个笑容:“嗨,真巧啊亲家。”

听到这话,杨蓉睁大眼睛,把鸡甩到地上,鸡“咯咯咯”在地上打起滚来,她抬手一把按在顾岚指纹门锁上,猛地推开!

推开瞬间,就看靠着沙发、拿着薯片、盘腿坐在地上的两个人一起回头,震惊看着站在门口的杨蓉。

电视上投影着秦修然找到的一位自媒体财经博主视频,博主带着头套,正在用抑扬顿挫的声音解说着:“下午还在带着保镖在街上堵人,半夜就去偷情被男主人发现逼站空调外机安置台后不慎坠楼。这位秦氏继承人短暂的一生,对于我们不仅是一种人性的惊醒,也是一场财富的警告!各位股民听我的,现在有秦氏能源股的,能抛就抛,现在不抛,等发生踩踏时,就出不了场了!”

“信我,”博主一拍桌子站起来,疾呼,“这次,秦氏没有十个跌停板,我就倒立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