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

第2章 2.(1 / 2)

非分之想 川澜 11438 字 2个月前

姜时念没想到,生日宴开始到现在,她收到的第一句“生日快乐”,竟然来自跟她几乎处在两个世界的沈延非。

虽然这蛋糕不是给她的,祝福语也和她无关,天鹅更是巧合,但某一瞬间,她仍然像在极寒里找到了一点力气。

姜时念挺直脊背,穿上大衣,重新盖好盒盖,把蛋糕送去了护士站。

沈延非既然交给她处理,自然就是不需要了,她接下来要回宴会厅,也不能带在身边,不如送给护士们当宵夜。

蛋糕的这口甜,她今天没运气尝了。

那会儿去过病房的小护士快步朝姜时念迎上来,要给她处理手背上针孔的血痕,嘴里念叨着:“药都没打完,怎么能随便拔针呢,流这么多血,你还是快回——”

姜时念摇头,放下蛋糕就准备走。

小护士赶忙追上她,心急地脱口而出:“沈先生刚提醒我给你把手处理好……”

姜时念一顿,不禁更觉得空茫想笑。

沈延非这样的人,北城权贵圈子里众人仰止的高不可攀,不像是会管闲事的,不过随意朝她扫了一眼,就不嫌麻烦地替她这个不相干的人找了护士。

真正应该在她身边的商瑞,却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冷淡到让人心寒。

其实从订婚之前,她主动对商瑞坦诚了自己的身世以后,商瑞嘴上说着不在意,对她的态度已经在潜移默化地改变了。

那时候乔思月还不是姜家遗失的亲生女儿姜凝,只是她在电视台的同事。

商瑞作为台里的赞助商,在她跟乔思月有工作冲突的时候,他就不止一次维护过对方,让她懂点事,别那么计较,显得小家子气。

偏偏商瑞跟乔思月在明面上没有过多接触,也谈不上什么暧昧,她连委屈失望都好像是无理取闹,如果较真儿,就坐实了她的心胸狭窄。

她是姜家的女儿,是跟商瑞联姻的对象,为了家里也不能任性。

商瑞从小养尊处优,即使是他先追的她,在感情里仍然是俯视和松弛的,两个人独处的时候,他偶尔情绪上来,甚至还会用养女的身份开她玩笑。

那些层层叠叠的难受无声堆积着,她尽量自己消化。

她想报答姜家,想拥有一个属于她的小家,姜家也从小训诫她要会忍,所以她在感情里一直包容着,真心准备下个月跟商瑞结婚。

直到今天,商瑞当众撇开她。

姜时念走出共济医院大门,深冬夜里,外面飘了细雪,她抓紧大衣的衣襟取暖。

她额头滚烫,心里告诫自己先别冲动。

她离开生日宴现场三个小时了,大家应该都已经冷静下来,现在她就回去,当面问清楚姜家和商瑞的态度。

司机撑着伞跑过来,把伞面举在姜时念头顶:“针打完了?怎么不多休息会儿,快上车,你还病着呢。”

车里空调开得很足,姜时念昏昏沉沉刚坐下,就意外接到电视台副台长的电话。

副台长语气含笑,带着刺探问:“时念,忙着过生日吧?商总在不在你旁边,台里有点急事,我这边联系不上他。”

姜时念没有马上回答。

副台长算是她直属上司,平常就奉承商瑞,连带着对她也过度热情,现在肯定是听到了风声,专门来试虚实的。

她全凭能力在电视台坐上如今的位置,对方现在却来暗示她,如果她跟商瑞真出现裂痕,她珍惜的工作就会受影响。

的确,主持人算是公众人物,一旦身上负面新闻太多,就会被推到幕后。

姜时念冷静说:“商瑞在忙,您可以晚点再找他。”

副台长干笑一声:“行,正好提醒你,下周咱们策划的那个重点访谈,你得加把劲儿了,如果请不动沈先生,到时候节目落到别人手里,可别怪我不公道。”

姜时念捏捏眉心,头靠在冰冷的车窗上。

市电视台策划了一档访谈类节目,是下个年度的王牌,目标对准各行业金字塔尖的大佬,主持位置很多人眼红,乔思月也曾经私底下对她宣战,势必要抢到手。

最后是她靠着实绩取胜,乔思月夹枪带棒盯了她好几天。

但她没空去照顾别人心情,因为最重要的第一期节目,台里做梦似的居然要请铂君集团的沈延非。

沈家这位新家主哪里接受过什么访谈,根本就不切实际,然而台里格外坚持,让她通过家里和商瑞的关系想想办法。

姜时念的电话还接通着,手机忽然发出连续的轻微震动,有信息进来。

她顺手划下通知栏,看到是商璇发来的三张照片,她心里有了隐隐的预感,敛眸点开。

第一张照片,背景是Liz酒店的生日宴现场,拍摄时间是五分钟前。

乔思月还是那身素气白裙,坐在沙发一角,鼻子通红,商瑞在旁边给她递水。

接下来,乔思月哭得厉害,喝水呛到,商瑞抽纸巾靠近,俯身帮她擦。

最后,商瑞端来一盘蛋糕哄人,那个原本说是用来宣布她跟他婚期的蛋糕,被他切下来送到乔思月跟前,商公子那张优越的脸上,还能看到一点拿人没办法的淡笑。

这笑容姜时念很熟悉,从前只对她有过。

姜时念一张张翻完,跟副台长的通话早就断了,她把手机倒扣在座椅上。

司机从后视镜关注着她,好几次欲言又止。

姜时念映满街灯的眼瞳朝他看过去:“徐叔,你想说什么。”

徐叔这下憋不住,重重拍了下方向盘:“他们怎么能这么做事!养女怎么了,一起生活十多年,就完全没感情?!姑爷也太过分了!”

徐叔在姜家十年,了解情况,瓮声瓮气说:“今天这种局面根本就是联合起来把你往火坑推!你的家,名声,工作,搞不好就全没了!只要你表现出一点委屈,谁都会觉得是你的错,骂你这些年占够了便宜还不知好歹!”

姜时念盯着窗外的落雪。

局面确实是这样。

因为这么多年来,姜家在人前始终对她很好,如今身世一公开,任谁都会觉得她最没资格有情绪。

她应该对一切感恩戴德,毫无怨言地迎接亲生女儿回家,主动让出未婚夫,回到她的泥潭里。

姜时念本来会这样做的。

但前提是,全家不要把她当成一个随便砸破的木偶,设计这么多,只为了名正言顺把她扫地出门,帮亲女儿快速融入北城的权贵圈。

车穿越蒙蒙雪雾,转过一个路口后,逼近Liz酒店灯火通明的门廊。

雪越下越大,可见度不高,所以姜时念直到下车,都没注意到后面那辆一直不远不近跟着她的黑色迈巴赫。

迈巴赫低调地提前停下,跟酒店保持开适当的距离。

车里的光源都关着,只有外面的白色雪片混着暖黄路灯,忽闪忽暗地照进来。

驾驶座的年轻男人眼见姜时念单独进去,急得直攥拳,忍了半天,还是憋不住回过头,望向后排座的身影:“三哥?”

后排的单侧车窗降下一小半,柔和夜风混了点碎雪,慢悠悠敲在玻璃上。

沈延非淡色唇间衔着根烟,他略偏过头,手指虚拢,火光在轻轻砂轮声中乍燃,照亮他深刻眉目。

他很少抽烟,但是今天,好像有只被困了太久的利爪挣脱约束,一直在疯乱抓挠。

要违背本能地压着,不太容易。

过了片刻,沈延非才从酒店门口收回目光。

他指腹摩挲了一下手里扣着的礼盒,低声回答前面那人没敢问出口的话。

“再等等,我现在跟她一起进去,对她不好。”

-

Liz酒店一层宴会厅,商瑞扯松领带,靠在单人沙发里,烦躁地翻了翻手机,依然没看到姜时念的回复,他发去的几条微信都好像石沉大海。

以前就算吵架,姜时念也没什么脾气,更不会搞不吭声这一套。

商瑞没耐性地张口:“你确定照片给她发了?”

商璇在他对面,为那会儿得罪了沈延非的事还心神不定。

一听商瑞的语气,她抬头吃惊看他:“你让我去医院,不是为了确定她装病吗,发照片不也是为了让她认清现实?现在怎么又一副还惦记她的语气?”

她皱眉问:“你做这些,不是要跟她分手的意思?”

商瑞抬了抬眼,正对上不远处乔思月哭到楚楚动人的脸,面无表情地慢慢道:“谁说我要跟她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