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

第8章 8.(1 / 2)

非分之想 川澜 10336 字 2个月前

姜时念已经不止是暖,沈延非的手轻而易举把她笼罩住,升起的体温像是都被困在里面,节节登高却找不到出口,只能在并未真正贴合的十根手指间持续蒸腾。

写个名字的时间里,她原本冰凉的指缝里面就沁出了薄薄一层汗。

她被烫到似的把手往回抽,他也点到为止地抬起来放行。

从头至尾,他行事坦荡,怎么看都只是为了节省时间,想帮她尽快把表填完。

姜时念握住指尖,皮肤重新感受到了空气里的寒意,但这一次她没再觉得手僵,那些被沈延非传导过来的热,开始顺着指节,尝试着往更深处钻。

她缓了缓神,把那种危险的错觉挥开,起身拿起表格,递给沈延非,抿抿红润唇角,小声咕哝了一句:“沈总,谢谢,不过你不用太管我,我自己能写好。”

沈延非似是而非地“嗯”了声:“最基本的夫妻礼仪而已,希望姜小姐尽快习惯,早点进入角色,我们都轻松。”

姜时念怔了怔。

原来手把手写字,有度的暖手,在沈总的定义里都是夫妻礼仪?也就是说,不止这一次,类似的事以后还会发生?

她以前听说过的豪门联姻,塑料夫妻,不用演戏的时候,两个人互相看都不看一眼,多说两句话都嫌麻烦,更别提这么细致的交流。

姜时念心里没底归没底,但知道自己在婚前协议里占优势,就不能轻易置喙沈总的要求,她转而提起另一件事:“那你还是叫我姜小姐,我比较适应,像念念这种的……”

她淡妆的妩媚眼睛里映进灯光,碎星粼粼:“我听起来有点别扭。”

沈延非声音条件优越,质感强,又磁又低,这么靠近了一叫,简直磨耳朵。

而且过于亲近了,根本就不像是沈延非口中能说出来的称呼。

沈延非把两张填好的表格合在一起,看了姜时念两眼,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他转身回到办理结婚登记的窗口前,利落把表递进去,看着工作人员操作,注视着打印机里空白的红本上,开始缓缓出现黑色字迹。

他久居上位,眼神不可避免地有种冷锐的审视感,堪比总局顶头上司亲自到场盯人,里面忙着的年轻女孩儿本来还一直在偷偷看他,这会儿只剩下慌乱,赶紧加快动作。

几分钟后,一对红皮结婚证盖好钢印,一起被推出来。

沈延非第一时间抬手扣住,上面还带着微微的余温。

空气很冷,某座孤独死寂了多年的火山中,却在不为人知地疯狂涌动岩浆。

似乎有什么无形的,嶙峋盘桓在他胸口,心脏,喉管里,甚至身体四肢百骸的悬浮冰块,在这个瞬间瓦解成碎末,隐没在滚滚烧沸的血液中。

“姜小姐这个叫法,你以后听不到了,今天是最后一次,”沈延非把两个红本叠放好,捏紧了转过身,风平浪静面对姜时念,唇角翘了翘,终于开口回答她刚才的话,“现在开始,你是名正言顺的沈太太。”

他把结婚证放到姜时念眼前,简单划过,让她确认这个东西确实存在了,但没打算交给她保管,接着轻哂:“我不觉得身为合法丈夫,叫妻子一声正常的昵称有什么问题,我会叫你念念,以后必要的时候,可能还会叫你老婆。”

姜时念一窒,唇张了张,又发现无可反驳。

……也不能说他哪里过分。

毕竟结婚了,而且是结给别人看的,等真到了需要她作为沈太太出场的时候,就算叫“老婆”……听上去也无可厚非。

姜时念白瓷似的脸颊不自觉鼓起了一下,在姜家千金的外壳里,流露出极少的,属于她自己本性的鲜艳生动。

沈延非深色眼底铺上一点笑意,很快收敛干净,勾住她脸边垂着的线绳,给她把拍照时摘下来的口罩重新戴上,手指边缘不经意掠过她细腻的耳廓。

姜时念发痒,把耳朵捂住,然后就朦胧听到沈延非发出浅淡的笑声,接着带她走出民政局。

车上,许然也没避着姜时念在场,边往前开,边给沈延非语速飞快地汇报接下来的行程。

姜时念这才知道,沈延非本该今天上午飞香港,再转道去洛杉矶,但为了领证,临时取消了香港那边的安排,不过接下来的工作就挪不开了,下午他直接在北城出发飞美国。

沈延非侧目瞥了姜时念一下,他的新婚妻子,因为听说他领完证就要出差,轻松舒适得已经快溢于言表了。

他眼帘往下压了压,随口说:“电视台那边……”

姜时念端正坐直,腰线起伏微凹,在旗袍包裹下,连着臀划出一道灼眼的弧。

她跟沈延非商量:“沈总,我想明天上班先看看台里的情况,也看看周围人对我究竟什么态度,有需要的时候,我再请你帮忙,可以吗。”

她以前总是软的,没脾气的,多少委屈难受都一个人安静往下咽,但现在她在一步一步从内挣开囚禁自己的茧。

“我不希望……因为有了靠山,就随便享受特权,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等着被保护的既得利益者。”

沈延非不等她有机会躲闪,目光就直撞上她的眼睛,迫使她对视,问她:“那你为什么答应跟我结婚?在你看来,我是什么?”

他明白。

她习惯受伤了,不习惯被保护,觉得自己得到任何好处,就一定需要加倍偿还回去。

她害怕他,也怕欠他。

姜时念乌润长发挽着,耳坠随着车的行驶轻微摇晃,在釉白皮肤上荡出潋滟光泽。

她也弄不清哪里来的这股神勇,抓着手包,大言不惭对面前惹不起的男人说:“……你是底气,行不行。”

车里空间绝对算不上窄,但姜时念话音落下,好像氧气突然压缩,把她周围抽空,显得逼仄起来。

过了几秒,沈延非才从她脸上转开视线,停到自己这一侧的玻璃上,从模糊的影子里继续看她,掩不住一抹笑,慢悠悠地应下来:“勉强行吧。”

他半闭上眼。

面对她,他未免太好哄了点。

下车分开前,沈延非把手机号码留给姜时念,早上送她的那辆车也交代她随便用,他一周内回来,手机不会关,也从来不关。

“另外,”他准备走了,又降下车窗看她,“这几天如果有空,我让人陪你去看看场地。”

“场地?”

沈延非说:“婚礼场地,时间,是下个月20号。”

姜时念心脏猛一下跳空。

下个月20号,是原定她要跟商瑞结婚的日子。

姜时念不相信沈延非是故意的,他实在没必要,接下来他说的话,更让她确定只不过是个巧合。

沈延非透露了他定下的地址,是在北城办婚礼的最佳选项,没有之一。

当初她看过一次,就一直念念不忘,但商瑞更想办露天的,没考虑过在刚刚开春的季节,她穿婚纱会冷。

后来等商瑞改变主意,再费尽周折想订那里的20号档期,已经被其他客人整天包下,她没想到,那人竟然会是沈延非。

他早就打算20号选个人办婚礼吗?还是说20号这个日子,对他有什么不同的意义。

姜时念点头答应,先把沈延非号码存好,看着尾号几个略显眼熟的数字有点晃神,等她再抬头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车已经从她面前离开。

她对数字敏感,很多都是过目不忘,如果她没记错,沈延非疑似……还在用高中时期的那个手机号?这么多年了,她都已经换过好几个。

姜时念站在望月湾沈宅门前,回身往里走,顺便在微信搜索了沈延非的手机号,顺利找到他账号,看见他的头像是一片白,右下角隐约有个手绘的小图案,她刚要点开,屏幕上就豁然跳出秦栀的来电。

姜时念扫了眼时间,猜秦栀应该是已经到国内了。

果然一接起来,就听见她激动到发哑的声音:“念念我落地了,你在哪,我去找你!我今儿非得把商瑞那个狗杂碎骂到投不了胎!”

姜时念在电话里没多解释,跟秦栀约在以前经常聚的火锅店里。

火锅店每桌之间的间隔很远,隐私不错,姜时念先到,刚选了个角落位置,秦栀就风风火火冲进来,包往她旁边一拍,开始花式怒骂商瑞,要带她去讨公道。

姜时念拦了好几次才拦下,拽着她手小声说:“我跟他分手了。”

秦栀一口毛肚卡在嗓子里,憋红了脸瞪着她:“……我草你说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