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

第16章 第十六章(1 / 2)

星际第一造梦师 羽轩W 20646 字 2个月前

洛昭坐在飞廉的背上前往下一处物资点。

尽管计划被些微打乱, 但她的脸上不见半分恼怒。

之所以在垃圾场停留了那么久,还捡垃圾组了个滑板出来,一是洛昭在等待出去探路的鸽子们, 二是, 最初她并不打算一开始就造梦神兽,希望尽可能的找到这个赛区之内的本土资源来进行活动。

生存五天,对造梦师而言, 需要的不仅是食物与水, 战斗到最后一刻,精神力绝对不能枯竭。

所以那个悬浮的飞轮滑板,洛昭本想将其作为暂时的代步工具, 跟着鸽子去搜罗些物资就找个地方呆两天。

毕竟, 眼下比赛不过是刚刚开始,所有选手身上的积分都不多,现在出去耗费大量精神力对战, 得到的只是一点点的积分,得不偿失。

肚子饿了渴了还有吃的喝的,精神力消耗太大, 恢复起来可没有那么快。本想吃好喝好, 精神力保持最佳状态,等到比赛的最后三天再出动砍积分。

至于脸上的造梦而出的面具,也是因为洛昭的这张脸过于显眼了。

第一场比赛的星海排行榜首席,哪一名选手不得来看一看,认认脸。

顶着这张脸出去,不说是妖族的那些破事, 其他的选手要是遇见了也恨不得围攻将她这个第一名击败。

不消说其他的选手, 洛昭自己也是将上场比赛里排名前一千的选手信息都记在了脑子里。

只不过, 这计划永远都没有变化快。

刚上路去了一处白鸽找到的物资点,就被人半路偷袭,不得已造梦了风师飞廉。

飞廉乃风师,御风之术无可比拟。

【你们听清楚刚才洛昭选手说的了吧?这个飞行异兽好像是掌控风的,叫飞廉?】

【可是,她说的我华夏是什么意思?我是自称,华夏......总感觉有着什么独特的意味。】

【唔,那这个风师是《山海经》中的吗?我去山海境交流区看看有没有同好看见过。】

风驰电掣间,洛昭已经抵达了第二处物资点。

先前放出白鸽们探查的时候,洛昭一共找到了两处物资点,第一处食水,第二处是医疗点。

因为食水是离得最近的,所以洛昭就先去了那边,眼下,她抵达的是第二处医疗点。

洛昭从飞廉的背上跃下,看到了一个巨大医疗箱。

她的脚步不紧不慢,不疾不徐,甚至能够听到清晰的脚步声。

当她晃动了一下手中的红色阵营手环,身后一双机械手直接抓向她的肩膀。

【是战斗机器人!洛昭小心啊!】

【不止一个选手搞埋伏,星海在上,被围攻了,那边还有机械造物!快躲起来!】

【医疗箱为什么没有物资?这到底是有几个选手在埋伏?这么快就已经开始组队了吗?!】

黑色的机械手力大无穷,这是星海重工出品的标准力量型战斗机器人。

而在机器人的身后,洛昭看见了黑色手环的人族选手,金发灰眼,面容普通,正操纵着机器人朝她攻击而来。

飞廉卷起风波,洛昭御风而行,那力量机器人直接打空。

洛昭看了一眼那医疗箱,刚才她的手环无效,这医疗箱根本就是个假的!

是选手造梦而出的假货诱饵,就是为了来吸引选手上钩。

她取出极温枪,对着黑色的战斗机器人连开数枪。

与此同时,空中突然出现一只机械鸟。

鸟嘴一张,爆燃弹喷射而出。

飞廉扇动着翅膀,大风卷起,那机械鸟直接被送到了它的主人的面前。

连同着机械鸟吐出的爆燃弹一起,直接在那金发选手面前

炸开。

爆裂的焰火喷吐而出,而被极温枪冰冻覆盖了一层冰霜的力量型机器人行动更加迟缓,根本来不及为自己的主人抵挡伤害。

火焰吞噬了人影,洛昭的耳边再度响起系统提示。

“选手洛昭战胜黑方阵营选手阿尔法,获得150积分。”

一百五十积分,洛昭看了那选手一眼,她拿到了对方的一半,也就是说阿尔法选手有三百积分。

阿尔法向系统认输扣除积分,他刚刚造梦而出了救援器,才熄灭身上的火焰。

他看着洛昭忍不住怨怼,“大姐,你挡住脸干什么,早知道是你,我敢偷袭吗?”

显然,是刚才认输的系统提示让阿尔法知道了对手是谁。

洛昭坐在飞廉的背上看了他一眼,嘴角一抽。

【明明是你先偷袭洛昭的,偷袭还有理怪人家不告诉你自己是谁?】

【这个人族选手看来是很擅长机械造物的造梦师啊,又是力量机器人,又是偷袭的机械鸟。】

【这话说的好无耻,明明是自己的错还要怪别人。】

【都能弄个假冒的医疗点出来,你还觉得他不无耻吗?】

“少废话,医疗点在哪?”

“在我之前,你杀了几个选手?”

洛昭懒得和他废话,直入正题。

阿尔法仰了仰头道,“我不知道。”

洛昭抬起手中的极温枪对准他,指尖扣动扳机。

“你还想再少一半积分?”

这个由阿尔法自己造梦假冒而出的医疗点上有着本场比赛的标志,跟洛昭第一个售货机上的标志一模一样。

如果没见过真的医疗物资点,阿尔法是不可能照葫芦画瓢弄出来的。

尤其是比赛刚开始这么短的时间,对方又是造梦了机器人,机械鸟,还有假冒伪劣产品,洛昭足以看出许多信息。

一个是他精神力天赋绝对不低,第二个就是,他很可能被系统直接投放在了医疗点附近。

按照一个物资点只能靠手环取一份的默认规则,阿尔法肯定拿到了自己的一份医疗物资。

但他为什么没有留在那里就耐人寻味了。

洛昭垂着眼眸,看着阿尔法一脸不爽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他双手举起,没好气地开口:

“我说就是了,你看见地图了吧,就系统地图标注的黑街那。”

似乎是因为受到威胁,只想快点让洛昭离开,阿尔法的语速极快,“具体是在格兰德机械店的隔壁,那是黑街唯一的的二层楼,有很大的标志。”

“医疗包里有止血绷带,急救针,还有回神药剂。”

“在你之前,我击败了八个造梦师。行了行了我都告诉你了赶紧去吧。”

“你逃走的时候,那个医疗点埋伏了几个选手,是什么阵营?”

洛昭依旧盯着阿尔法。

阿尔法灰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怒,“你怎么知道的?”

他音调顿时拔高,惊疑不定,

“你是故意来找我这个落单的?”

听着阿尔法的询问,直播间观众一片茫然。

【什么?洛昭怎么就知道阿尔法逃走了?又怎么知道医疗点有别的阵营的选手了?】

【不懂了,我完全没有离开直播间啊,精神也很集中,难道我听漏了什么话了?还是少看了什么内容?】

【啊,我知道了,洛昭刚进比赛的时候不是造梦出了一堆的小白鸟放出去吗?是不是通过小白鸟看到的?】

【说得对,有可能诶。我明白了,她一开始在垃圾场留了那么久,直到小白鸟回来才出发,就是等着探路的回来报信。】

直播间里讨论的

热热闹闹,如果让洛昭看见观众们的猜测,她会说对,也不对。

只所以猜测阿尔法被迫逃走,道理其实很简单。

阿尔法胆大包天,自己就敢随便找了个街道设下陷阱,实力也不容小觑,在洛昭之前击败了八名造梦师。

胆子又大又敢拼,既然如此,明明知道医疗点在哪,为什么不干脆留在那里守株待兔,还费劲巴力地出来弄个假的?

那必然是留不下来。

再加上,洛昭先前放出去的那些白鸽,这些她造梦而出的小眼线们,到了地图上黑街的几只就直接跟她这个主人断联。

这说明有警惕性极高的造梦师直接消灭了小白鸽。

不过,洛昭看了阿尔法一眼,手中的极温枪毫不犹豫连发数枪。

“你要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洛昭,就算你是上场比赛的第一,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我们还都是人族,我们是同族啊!”

阿尔法又急又怒,慌忙之下让他的力量机器人给自己当做肉盾。

他不敢再用精神力造梦,眼下这场阵营战才不到半天,精神力要是再消耗,自己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谁碰见都能砍上一刀。

“你让我快点去黑街的时候,可没把我当同族。”

“你说的那个格兰德枪械店,在那里埋伏的选手是哪个阵营的?”

洛昭摩挲着手中的极温枪,语调不紧不慢。

她询问阿尔法消息的时候,对方假装藏着掖着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实际上消息吐露的飞快,说的额外具体。

阿尔法面色微变,但脸上仍然强撑,“你瞎说什么,我说的都是真话。”

洛昭冷漠地看了他一眼,不由分说地连发数枪,直到阿尔法再次认输,她又收到了75的积分。

他说的也许都是真话,但真话里的隐藏信息可没说。

此时,洛昭已经获得了总共285积分。

最初的10积分来自于食铁兽,之后是用镭射网偷袭的选手山猎送了50分,眼前的这个阿尔法两次对战得了225积分。

不再和阿尔法浪费时间,洛昭坐在飞廉背上腾风而起,她召唤出系统地图,朝着黑街的方向直飞而去。

【洛昭杀了阿尔法选手两次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大家都是人族啊。】

【圣母滚啊,你没听明白吗?且不说这是阵营战,只有同颜色的阵营才算是盟友,还在这里搞种族抱团?而且那个阿尔法明显是想要害洛昭,把她指向黑街的方向却没告诉有其他选手埋伏,不就是等着洛昭选手被别的选手击杀吗?】

【明显这个阿尔法就是有坏心,太可恶了,洛昭选手还是心软,他还有75积分呢,如果是我,肯定杀他杀到最后只剩下一点点积分再走!】

【啊啊啊啊啊,洛昭都知道黑街那边有埋伏了为什么还要去?她只有一个人啊,起码找个同阵营的队友也安全点,好担心好担心!】

【是不是刚才两场战斗洛昭受伤了所以要去医疗点啊?】

直播间的弹幕正讨论着,洛昭坐在飞廉的背上闭目养神,她兀地睁眼,就见前方的高空处,有着几架蜂鸟小型探测器。

这明显是某一位选手的探路与监控工具。

在造梦直播赛里,虽然有不同文明的造梦师以各种特殊的造梦大放异彩,但论根基,论普及度,大部分接受着星海正统教育出身的造梦师,他们造梦而出的往往是最普及,最常见的东西。

飞廉吹动一阵狂风,令这几个探测器直接四散崩碎。

“本场积分赛已进行四小时,每六个小时全赛区地图将投放特殊物资,特殊物资点将于一小时后系统地图

标出,请诸位选手做好准备。”

系统提示音骤然响起,洛昭微怔。

特殊物资点是投放的?六个小时出现一次,提前一小时进行地图标注提示,这考题的用意简直明摆着,要想拿特殊物资,就得跟群雄厮杀,进行积分大乱战。

风神疾驰,洛昭看着系统地图上代表自己的小红点已经移动到了黑街的区域。

她驾驭着飞廉缓缓下降高度,在视野中寻找着医疗物资的痕迹。

阿尔法想把她引到这边吃亏,那明显这边埋伏的阵营选手不可能是红方。

洛昭很快就会找到了格兰德机械店,正如阿尔法所说,二层小楼,在黑街的一众房屋中尤为明显。

飞廉直接落在了那二层小楼的楼顶,周遭静悄悄的,似乎完全没有人存在。

洛昭已经看见了这里的医疗物资点。

不得不说,阿尔法造梦的假冒伪劣产品还挺真,壳子一模一样的。

洛昭骑着飞廉从天而降,按理说,埋伏在这里的选手不可能不知道。

现在还没有动静,恐是在等她出现判断阵营。

她垂了垂眸子,敌多我少,敌在暗我在明,呵,这可真是。

只可惜自己手上的红色手环不能摘下来给飞廉套上,要想拿到医疗包,唯有亲身涉险。

毕竟,来都来了。

如果不是为了医疗包,她何必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洛昭稍作准备,一跃而下,直冲医疗箱。

红色手环一闪,医疗物资应声而落。

与此同时,就在迎面的医疗箱旁,一个硕大的拳头直直地冲着她的面容袭来。

洛昭长大双眼,向她袭击而来的乃是大约有她双倍身高的雄壮猿人。

那猿人的身上肌肉雄劲,但手上并没有手环,可以看出不是选手,是造梦出来的!

洛昭敏锐地察觉到这猿人的实力不弱,她不清楚眼前的这个猿人是什么来路,但直播间已经有了解的观众认了出来。

【是猿人族拳手,星海在上,这是哪个选手造梦出来的?绝对是妖族猿人家族里的核心血脉,否则怎么能造梦出这么强的猿人族拳手!】

这高大猿人的拳势汹汹,它的身形虽然高大,但脚下的速度却是不慢,洛昭左躲右闪,飞廉已经御风而来。

没有什么能比风的速度更快。

飞廉的蹄脚落在地上,洛昭一个翻滚就要跳到背上。

就在此时,不知从哪里出现的奇异锁链将飞廉一绊,蹄子生生被禁锢住,飞廉一个歪斜。

那锁链还仿佛能够主动长长,朝着它的鹿身与双翼而去。

洛昭手中的极温枪朝着那高大猿人连轰了几枪,她看着那奇异锁链,飞廉疼痛地发出嘶鸣,她眼神微变。

那奇异的锁链不知到底是什么东西,眼看着就要扎入飞廉的血肉中去,直播间的观众更是心神剧颤。

【谁认识这是什么锁链?】

【那是什么东西啊,这么阴狠,专门往身体里面钻。】

【这次洛昭碰上厉害的造梦师了,猿人的造梦师应该是猿人妖族,弄这条锁链的应该是木族的,唉,这一人一兽都被困住了,埋伏的黑手压根就没出现。】

眼看着洛昭被那猿人族拳手步步紧逼,原本寄托着希望带着洛昭飞走的风师飞廉也被绊住了脚步,甚至受了伤。

一个人对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