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

第19章 鸩(1 / 2)

小明历险记 弄清风 6792 字 1天前

燕月明整整做了两天的题,闻人景周末放假回来了,他还在做题。

闻人景今天仍旧是黑裤子、白衬衫的小少爷造型,绕着燕月明走了一圈,小大人似地说:“学弟,你就是被学妹忽悠了。你要知道,在这栋房子里,学妹的教学理念是不被认可的。你不如学学我,鄙人不才,奥数冠军——”

“市级的。”阙歌从背后蹿出来,无情拆台。

“我们上方城是大市,再说了,我只是没有去外面参加比赛。如果我去了,我也会赢的。”闻人景迅速为自己辩解,随后又真诚地看向燕月明,道:“学弟,请相信我。”

燕月明:“相信、相信。”

他做题做得都头晕眼花了,现在不管谁说什么,他都相信。他也不知道一个以后要进搜救部的人,又是去参加围棋比赛又是奥数比赛的,能有什么用,反正相信就对了。

不多一会儿,阙歌和闻人景又握手言和。闻人景带了核桃过来,拿个小锤子坐在那儿敲核桃,敲完了,再由阙歌把果肉分拣出来,最终送到燕月明手边的小碟子里。

阙歌对他充满慈爱,“多吃点,补补脑子。”

燕月明觉得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只能含泪收下这份爱的礼物。

不过不得不说,阙歌是个很负责任的老师,她不光让你做题,还给你整理错题集。错题之上还有错题,无穷尽也。

唯一的缺点是,她不怎么会讲题。自己能懂,理解力很好,但要是给别人讲,那就是典型的——

“为什么选C呢?因为A、B、D是错的啊。那为什么A、B、D是错的呢?因为C是对的啊!”闻人景鹦鹉学舌,最终遭到阙歌卡住脖子一顿爆K。

打完了,她神清气爽,核桃流水线再次恢复运作。

闻人景倒也没有面子上挂不挂得住的问题,他是真的能当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存在,依旧是端着架子的小少爷一枚,云淡风轻。

三人又聊到最近上方城内的局势,闻人景表示有点担忧。

阙歌:“你一个初中生,不好好学习,担忧什么?”

闻人景:“这叫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咳,学弟。”阙歌看向燕月明,解释道:“前两天事态还不明朗,就没跟你说,现在也该告诉你了。关于你被人敲闷棍的事情,是这样的,根据气相局内部消息——世界意识提前进入活跃期了。”

活跃期?燕月明想起课本上的知识,恍然大悟。

《新世界书》上说了,当初那场大爆炸,让双方元气大伤。人类能苟,逐渐在现实世界站稳脚跟,而世界意识则躲在缝隙深处,暗搓搓搞事。

活跃期,指的是它搞事特别频繁的一个时期,十年一次。积攒了十年的力量,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来,次次都想把人类搞死。

难怪燕月明会在寂静街区看到来自胡地的飞氓呢,难怪他会被人敲闷棍呢,这样就可以解释了。

一方面,缝隙是世界意识的地盘,它活跃了,缝隙里肯定不太平,这很好理解;另一方面,在每一个活跃期,世界意识都会将自己的力量分出一部分,制造出一个拥有着人类外表的化身,混迹人群。

这个化身,人类将之取名为“鸩”。

古代传说中的一种毒鸟,用它的羽毛泡酒,就是鸩酒。这名字跟“四不像”有异曲同工之妙,反正都不是人。

迄今为止,鸩出现过两次,都被人类给想方设法搞死了。所以虽然知道接下去可能会不太平,但燕月明并不怎么恐惧。

他只是有一个疑问,“虽然现在正好是第三十年,但下一次活跃期,是不是应该要在年底的时候?”

闻人景:“对,所以说它提前了,但具体原因不明。”

阙歌沉声:“鸩表面上跟人类没有区别,你堪不破,就会以为它是你的同类。24号那天,三院发生骚乱,有病人从北门闯入缝隙,随即消失不见。直到一周后,他在浦匣子弄点蜡烛,企图让一整个弄堂的人都违规,被学弟你识破。出于报复,他把你扔进了缝隙。”

闻人景小大人似的蹙起眉,“这件事最大的疑点就是,当时气相局的补充播报还没出来,外面没有人会知道不能点蜡烛。可那个人分明早有预谋,还远在监测部给出规则之前就做好了准备,那他的消息来源99%不可能是人,没有哪个人的消息会比气相局监测部还快。”

燕月明:“那个病人应该不是鸩吧?”

阙歌摇头,“不是,他也只是被蛊惑了而已。本身他住在三院,精神状况就不稳定,说到底,他还是受害者。”

闻人景言之凿凿,“但鸩肯定跟他接触过。”

阙歌点头,“城里不止浦匣子弄出了事,还有好几个地方,好几个捣乱的人,肯定或多或少都跟鸩有过接触。气相局已经开始排查了,就是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说来说去,在这里担忧没用,还得看气相局。

“啪!”闻人景又是一锤子砸下去,看着四分五裂的核桃,道:“这个有毒的鸟人,早晚拔光它的毛。”

阙歌拿起敲碎的核桃,又用力一捏,“傻逼玩意,害人害己,世袭脑残。”

来了,上方城人民固定娱乐活动——合法骂相。

在这个奇怪的世界里,你犯规,就会被世界意识察觉并捕捉,因此小心谨慎是常态。可大家都已经觉醒了,“纸片人”只是一种自我调侃,每个人都是活生生的人,有自己独特的灵魂,有自己的喜怒哀乐。

如果有个臭东西躲在暗处一天到晚想弄死你,你能控制自己不去骂他?

老子就是死也要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