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的备用站为 精品御宅屋

772:同床(1 / 2)

对于接下来发生的事,乔桥的印象就比较模糊了。

她只记得自己的腰快被拗断了,腿也没法合拢了,视野里的一切都在旋转跳跃,时间被拉得很长很慢,身体和灵魂好像分成了两半,互不相干。

短暂的意识回笼也只是因为疼痛,她记得梁季泽好像发现了秦瑞成在她乳尖留下的浅浅牙印,作为回应,梁季泽咬了个更深的覆盖了过去。

“唔……”乔桥打了个哆嗦,茫然地睁开眼睛,看着梁季泽正舔舐她红肿的乳粒,新牙印非常清晰,几乎咬出血来。

“会被发现的。”她记得自己嘟哝了这么一句。

“无所谓了。”梁季泽再次进入她,他甚至点了一根烟,淡淡的烟雾让他的脸在清晰和模糊之间来回转换,只有唇边的橙色光点始终明亮。

他弹掉烟灰:“我们在外面待太久了,那两个家伙应该猜到了。”

“哦……”

大脑已经失去了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乔桥疲惫地闭上眼睛,放弃了思考。

……

再睁开眼睛时,身处的环境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子。

她想从床上坐起来,但起到一半腰就骤然失力,即将狼狈地躺回去时,一只手伸了过来,稳稳地托住了她。

“你身体还没恢复,不要动。”

乔桥微微一颤,看向坐在床沿的宋祁言。

她突然觉得很羞愧,因为她能感觉到被子下的自己是什么都没穿的,也就是说,宋祁言该知道的应该都知道了。

“梁先生……呢?”

说完这句话,乔桥就想劈头给自己一耳光,宋祁言还不知道守了她多久,结果她醒来第一件事就是问别的男人,真是睡糊涂了!

宋祁言倒是很平静,也没有生气:“反省去了。”

“反省?”

宋祁言似乎并不打算给她解释这句话的含义,而是转开了话题:“想吃东西吗?”

乔桥感受了一下,肚子确实空荡荡的,午饭没怎么吃就去找秦瑞成了,下午又消耗了那么多体力——

想到这里,她问道:“现在几点?”

“凌晨三点,你从下午回来后就一直在睡。”

乔桥默默抿起嘴,这不就意味着宋祁言守了她起码五六个小时?

哇塞,她更想给醒来后问梁季泽的自己一拳了。

“先吃饭吧,我让人端上来。”

乔桥听话地点点头,不一会儿一顿营养丰富的晚餐(?)送到了床前,全是她爱吃的,看得食指大动。

乔桥伸手去抓勺子,但另一只修长的手先一步将勺子取走了。

“我来。”宋祁言自然地舀起米粥,吹凉后送到乔桥嘴边。

乔桥:“……”

这是什么情况,一觉醒来世界线变动?宋祁言不生她的气了?

见她发呆,男人微微挑眉:“不想吃?”

“不不……”乔桥受宠若惊地张开嘴,嗷呜一口全吞了下去,结果吞得太急把自己呛到了,咳得满脸通红。

宋祁言拿来纸巾,乔桥摇头,硬是一滴没浪费地全咽了下去。

这可是宋祁言喂的啊!吃了这一口还不知道有没有下一口,吐出去任何一粒她都会心疼的!

“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

微凉的手指轻轻蹭了蹭她的嘴角,帮她把溢出的米汤擦掉了。

天啊,我是在做梦吗?!

乔桥一句话都不敢说,生怕惊醒这脆弱地美梦。两人一个喂一个吃,很快晚餐就被一扫而空了。

乔桥吃得肚子浑圆,但想到这是宋祁言亲手喂的,又觉得还能再干三大碗。

“好了,再吃就太多了。”宋祁言让人收走碗碟,帮乔桥盖好被子,“睡吧,其余的明天再说。”

诶?这就要走?

乔桥刚睡饱觉,又吃了饭,精神头十足。两人好不容易有了点独处时间,她可不打算放过这个大好的刷好感度机会。